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悠悠岁月,宁静安好!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引用】【飞叶原创】江南秋雨,落在心里的韵味  

2011-11-16 13:27:37|  分类: 唯美散文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江南秋雨,落在心里的韵味

/飞叶小猪猪

 

清晨,雄鸡啼鸣声把我从酣睡中叫醒。撩开帘布,窗外灰蒙蒙的,细细的雨丝如烟似雾,东山朦胧得仿佛在梦境。远远的,雨雾中飘来几只雁影,传来几声鸟鸣。

推开窗,聆听房檐雨滴,雨声轻快得如交响乐,还有阵阵泥香扑面,清爽浸心。

院中的梧桐树静静地站着,湿淋淋的,披着一身黄色雨衣;石榴树上一颗颗石榴,圆圆的红红的,像少女醉酒后的脸蛋;墙头上的野生喇叭花,耳鬓厮磨,正在悄悄私语,是说这雨,还是说昨夜香梦?一只精神的山雀,窃听了花语香言,扑哧哧的,不顾雨淋,飞到了院外。

这秋雨绵绵的江南,仿佛天空中也能飘荡出诗词来。切莫辜负这大好秋景,我撑着伞向屋外走去。

站在雨中,收起了伞,让细雨轻轻的落在脸上、手上,感觉绵如云,软如烟,凉如流,缠如愁。随着雨还有风,也是柔柔的,让人格外的舒服,像顽皮的孩子,悄悄地掀动你的衣角,又像是脉脉含情的恋人,轻轻地抚摸你的脸颊。

门口有一排树,在秋雨秋风中瑟瑟。秋雨细细碎碎敲打着残留在树枝上的枯叶,黄叶悉悉索索地飘落。秋风摧残着颤栗的衰草,直到枯萎。

秋雨淅淅沥沥,打在屋檐上,打在古老的墙上,打在树枝上,打在泥地里,打在青石板上,恰如敲打着一张张古老的琴。那密密切切的节奏,单调却有一种柔婉、亲切的味道。滴滴点点,似真似幻。

烟雨里的江南,露出苍穹下灰灰的矮房的轮廓线条,蒙蒙的,仿佛是一种古老的美。我始终认为,秋雨中的江南之所以美,那是泱泱的博大的历史文化底蕴所洇染而成的。

你看,那秋雨脉脉是苏小小幽怨的眼眸,一首哀伤的阙歌,精致的玳瑁,清秀的面庞,娇柔的身躯挽不住攀龙附凰的负心郎;那频频下落的雨丝,是李师师笔墨里记着的深深的愁,亦如冷冷的秋,凋落了莲花,香玉残逝;那片片落叶写满李清照的婉约秀词,声声慢独上西楼,此情无计可消除,才下眉头,又上心头,露浓花瘦点绛唇,沾湿雨季的心情。你听,那声声的雨滴声如瞎子阿炳的二胡,于江南水乡,是痛心的美,凄婉哀愁的声调飘荡长街小巷,小桥阡陌,恰似心尖沁出殷红的血。

漫步雨里,眼前是窄窄长长的青石巷。雨打在墙上或青石板上,飞溅在我身,像一次次轻柔又有力的包围。 檐角残漏的雨水跌在冰冷的青石板面散落一地,静静地铺展着窄巷的悠长和清冷。在空荡悠悠的青石长巷中独行,我已辩不清谁的零乱脚步匆忙,我已找寻不见空中巧结轻愁的丁香,甚至一丝残缺的芬芳。

穿过雨巷,不觉来到湖畔。细雨如丝,映着已经有点泛黄的草,远山如黛,景色凄迷。我的情思在湖的两岸徘徊,有一丝凄凉,有一点感怀。

一座石桥横跨两岸,桥上飘着几片落叶。曾有一位少女,青丝披垂,撑一把小纸伞,在雨中缓缓地走向桥头。你多希望桥下莲池绿水青波,幽幽的,如你双眸;而你与你的陆郎,莲池中,蝶儿成双飞。然而,梦短香消四十年。本来,所有的情节都已写好,所有的结局都已安排好,而悄然而至的,却是汹涌澎湃的心痛。伤心桥下春波绿,曾是惊鸿照影来。这样的爱情,足以让我这样的后人在雨中哀叹。

一艘乌蓬船停靠在岸边,梢公热情地招呼声把我的思绪从怀古中拉回,于是我便登上了船。

坐在乌篷船上,目光依次地划过这江南的山,江南的水,江南的雨,江南的酒肆茶楼、雕窗黛瓦;这湖被雨洗过显得更加清澈,天也变得如青巾般迷朦,微微起伏的湖面上飘着几叶轻舟更添了几分恬静的韵味;此时,船在湖中走像是进了某位大家的水墨画里一样。

悠悠的乌蓬船,载着左右顾盼的我,穿过一座座拱桥。水旁堤坝,生着绿苔,是古老的黛色,两边的小街,向我展开的则是一副生活场景。一个妇人,提着个拖把,迈下临水的台阶,在水里哗哗的洗着;小孩子撵着只猫,飞一样的窜过小桥,跑到街的那边去了;半米高的堤岸上,围着个小圈,圈养着两只肥鹅,冲着乌篷船不断地伸脖子……

雨渐渐小了,我离船上岸,依着临水小街迈步。边上店铺林立,有卖腊肠的,有卖手工制的布鞋、小竹杯的,还有卖酒的,那杏黄色仿古小旗在细雨中飘扬。

雨忽然又大了起来,正值中午,我抬脚进了一家绍兴人开的“孔乙己茶馆”。显然这店是依着鲁迅小说而建,光线黯淡,三排老旧的桌子,泛着幽幽的光泽,想是有相当年头了。客人不多,看到我进来,老板迎了上来。

这位老板,一身长袍,留着山羊小胡子,头发已有一定长度,想是要蓄出一根辫子来,好与银幕上的孔乙己相像。我点了几个农家菜,打了一壶酒,便在临窗的凳子上坐下。

门前便是水路、石桥,乌蓬船穿梭而行,摇橹之声不绝。秋雨飘渺。这酒不错,清香扑鼻。喝着酒看看窗外美景,我沉醉其中。

抬眼看向水里,发现窗下正是一片荷塘。我平时最喜欢荷,可如今的荷全都枯萎了。败叶枯枝从中折,拉耷着一半浸在水里。有几个莲蓬还没落下,固执地擎着,仿佛黑色的拳头伸向天空。而多数莲子沉入水底,埋下生命的种子。白鹭不来停栖,蜻蜓早已匿迹。

秋阴不散霜飞晚,留得枯荷听雨声。枯荷与秋雨大概是最相宜的罢。

我喝着美酒,听着秋雨打在枯荷上,似乎能够体会李义山的“留得残荷听雨声”,那是一种美,一种真正的美,一种义无反顾的破灭的美。

退去韶华的秋天里的荷塘,回归于一场繁华后的孤寂,人生不亦是如此?

塘中的荷叶虽然发蔫了,但远方东山脚下的菊花在风雨中却另显一番风姿。它们长在山脚下,挺立着,叶儿虽然枯了,可是花的颜色变得更黄,散发的幽香飘得很远很远;还有湖畔的,幽蓝幽蓝,经风浴雨浇后,蓝得让你心醉;山上也有菊,五颜六色,妩媚多姿,即使是雨淋过后也让人感到秋的浪漫和爽心。

江南秋雨,就像一首歌、一厥词,带着浓浓的韵味,轻轻落在我的心里。

 

 - 伊人 - 在水一方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61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